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国内

观念平台-公平法院 不是卸责法院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2
摘要:在球赛中,我们不会因为裁判直接吹犯规哨,就说他偏袒了谁;是否偏袒,要看裁判是否蓄意地只纠举某队,而放过某队。并且,我们更不会要求裁判只能在比赛队员抗议时才调查有无犯规情事。但是,在法律界许多人信仰刑庭法官必须消极地听讼,才算公平中立。此一

在球赛中,我们不会因为裁判直接吹犯规哨,就说他偏袒了谁;是否偏袒,要看裁判是否蓄意地只纠举某队,而放过某队。并且,我们更不会要求裁判只能在比赛队员抗议时才调查有无犯规情事。但是,在法律界许多人信仰刑庭法官必须消极地听讼,才算公平中立。此一中立观点,日前还被最高法院援引具有普世价值的无罪推定原则以及整体法律秩序理念,决议法院依刑诉法第一六三条第二项但书应依职权调查之「公平正义之维护」事项,应以利益被告之事项为限,否则即与检察官应负实质举证责任之规定及无罪推定原则相牴触。

对此看法,可议之处不少,仅举要点说明:

一、无罪推定具有普世价值,但却不是每个法治先进国家都採取法院必须消极听讼的角色,难道这些国家都已违反无罪推定?无罪推定的内涵为何,最高法院似只有口号式的援用,却缺乏论证,实在让人遗憾。若说法院主动会牴触无罪推定,那幺从检察官侦查开始,就已侵害无罪推定而必须中止追诉。其理不当,不待多说。问题的关键,应该不在无罪推定,而是在法院的角色定位是否应与检察官不同。在不告不理的控诉制度下,法院和检察官都无法单方面确认被告刑责,两者具有制衡关係,但法院是否应该消极,或只能在声请后(被动)积极,或不待声请就积极介入,立法者应有相当的决定空间,司法者必须尊重。

二、整体法律秩序的内涵为何,最高法院又攀附无罪推定的口号,而忽略现行法许多规定都是容许法院不待检察官的声请就可作出不利被告的措施,例如法院超出检察官求刑重判被告、审理法院不待声请职权羁押被告,这些难道不算是整体法律秩序内涵吗?更何况,现行法还要求法院必须注意对被告有利与不利之情事。此些更为具体的规定,应比未加说明的无罪推定更能说明何谓整体法律秩序。而且,在具体操作上如何判断证据是否对被告有利,恐怕只有查了再说,譬如影带播放,除确认被告涉案,也能排除被告涉案;况且,若有共同被告的利益冲突,真不知是对哪个被告有利,哪个被告不利。所以,我们实在不了解要如何把「公平正义之维护」目的限缩到应以利益被告之事项为限。

三、检察官举证责任是否排除法院调查义务,在现行法下反倒必须採取否定看法,不然还真是彼此牴触。换言之,法律的解释必须在立法脉络中进行,举证责任在此应理解为证据调查完毕后依然事实不明的被告利益(罪疑唯轻),而非指引谁负有调查义务。

过去长期戒严统治,人民基本权利不受重视,更遑论被贴上标籤的被告权利。十几年前的司改,把此归咎法院的职权调查义务,是否妥适,仍值探讨。近年整个刑事诉讼法的发展,却是越来越朝程序简化,以方便院检办案的趋势前进。此处,缓起诉、简易判决、协商等制度的创设与扩张,虽在法理上有其或多或少支持之处,但却给从事实务工作的人许多方便结案的诱惑。诚挚地盼望,这次的最高法院决议,其在出发点上是法理胜于方便,千万不要把公平法院曲解为卸责法院。

(作者为成功大学法律系副教授)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陈彦博要车主一起逐梦

下一篇:没有了